{{chapterList[chapterIndex-1]['title']}}
由于版权方要求,剩余章节本站不得提供阅读服务,请点击下载追书神器app进行阅读。
立即下载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支持正版,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
按住上方图片3秒
点击“前往图中包含的公众号”继续阅读
取消

微信扫一扫,继续手机阅读

继续在该设备阅读

点此退出阅读器

支持正版,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继续阅读

第{{chapterIndex}}章: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温馨提示

由于格式问题,该书籍暂不提供网页阅读,扫描如下二维码打开APP进行阅读~
如已安装,直接启动应用即可

跳转至上次阅读进度?

第{{readRecord.order}}章  {{readRecord.title}}

取消跳转

追书提示

是否将本书加入我的收藏

不了加入

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但是哪里怪,她有说不清楚,只当是她受打击过大的缘故。

“你去取笔墨纸砚来。”

“哦!”春寒赶紧去拿东西了,东西拿来之后,她在慕轻歌的吩咐下,一边磨墨一边好奇的道:“小姐您要这个作甚?”

拿来笔墨纸砚除了写东西,还能做什么?

慕轻歌懒得回答,没好气的翻一个白眼。

她不回答春寒也不介意,毕竟主人想要怎么样,她一个做奴婢的都不好多问。

两人安静了一会,春寒道:“小姐,墨磨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慕轻歌应了一声,然后摊开一张纸摆在自己面前,又精准的从自己手肘处拿起毛笔,准确无误的沾了沾墨,抿着唇恣意挥毫。

她动作挥洒自如,落笔和字与字之间的空隙恰到好处,看上去就像是用尺子量过似的!再加上她字写得意外的漂亮,不但带了一股女子的灵气,还带了一股微微的英气,让人真的不敢相信此刻伏首埋案的人会是一个瞎子!

如果她双眼能看得见的话,她定然能看到春寒惊讶得长大了的嘴巴,和满眼不敢置信的目光。

双目失明的慕轻歌,写完一张纸,她动作自如的移开,然后再度埋首写第二张,待两张写完,春寒张大的嘴巴都还没合上。

将东西归回原处,慕轻歌将墨迹吹干,将纸张叠好,然后对目瞪口呆的春寒道:“你明儿一早起来,就拿着这两张纸到药房抓药。”

春寒也不知有没有听见慕轻歌的话,看着这样的慕轻歌,她忍不住伸手在慕轻歌眼前挥了挥手,却见她根本没反应,遂悻悻然的放下了手,将纸张接过来,道:“小姐,奴婢跟了您好几年了,怎么不知晓您原来还会写字?”

“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。”慕轻歌没好气的道,这个丫头性子简单,她根本就不怕她会多想什么。

“啊!”春寒这个时候尖叫了一声,好像突然响起什么,震惊道:“小姐,你说拿着两张纸去抓药?这这这..是药方?”

说完,又很担心,“小姐,你到底是怎么了,好端端的,怎么自己写起药方来了?这是医治什么的,这药方到底对不对啊,煎出来的药会不会吃死人啊?”

“废话那么多作甚!去去去,我饿了,去给我准备一点吃的。”慕轻歌被她连续的问话弄耳朵嗡嗡作响,如果她跟她说,她这药方是她写来给自己医治眼睛的,她恐怕会吓死!毕竟,再这个世界,有哪个年纪轻轻的女瞎子是能自己些药方给自己医治眼睛的?

不过,她不得不吩咐一句:“这药方你一定不能让你我之外,还有药房的人知晓,知道么?”

“知道了。”春寒还是很听话的,乖乖的颔首。

不过,春寒好像还有话要说,这时候恰好有人送来了水,她去开门让人将水改了进去里间,又给慕轻歌调好水温,指引着慕轻歌进洗澡的里间就想给慕轻歌脱衣服伺候她洗澡。

慕轻歌隔开了她的手,道:“不用你伺候了,我自己来。”

“啊?”春寒皱眉:“小姐,奴婢哪里做错了么?平日里都是奴婢伺候您洗澡的啊,为何今儿不用?您眼睛看不见,翠玉不在这里,奴婢不伺候您,要是磕碰着该如何是好?”

慕轻歌很坚决,“不会的,这里我已经很熟悉了,我自己来就行,你先出去。”她虽然是二十一世界的新新人类,但是她还是不习惯让人看光她的身子,即使是同性也不习惯。

“但是..”

“没有但是,出去出去..”慕轻歌推推她,“最多我有事就叫你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春寒这才出去了。

春寒出去了,慕轻歌才开始自己脱衣服。

这个时代的衣服委实有些麻烦,慕轻歌生拉硬扯,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衣服脱了下来,进了大澡桶去泡澡了。

一进去大澡桶,在热水弥漫全身的时候,她忍不住舒服得叹息了一下。。

今儿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,这个身子的人被下了断肠散,又被人从高处扔下来两次,整个身体已经疼痛难忍,疲惫不堪,现在泡进热水里,她舒服得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不过,身体到底很酸痛,她想了想,然后挺直了腰背,根据自己身体反应的情况,双手手指灵活的在身体各处的穴道上揉按着。

她越按,就越皱眉:“这是什么破身子啊,竟然差成这样子!”

不过,无论如何,她既然成为了现在的她,她就要好好的活着!

在泡完澡之后,她弄干了长长的头发之后,就睡了过去。

这一觉睡得不错,早上起来她虽然还是全身酸疼,但是她还是神清气爽的。

早上在春寒的伺候下,她吃了早膳,至于那个所谓的翠玉,一直都不见影子,不过她也不问,而春寒也没有再说起她。

在吃早膳的时候,春寒八卦的跟她窃窃私语,“小姐,您知道么,听说昨夜夫人不知跑去哪里了,竟然一个晚上未归,老爷昨夜去了丞相府喝得醉醺醺的回来,一回来就睡死过去了,也没有注意夫人在不在房。”

“老爷今儿醒得特别早,发现夫人不在,问了人,竟然发现夫人一整晚都没回房,而且今儿怎么找都找不到她,府中都传言说夫人去背着老爷去偷人了,老爷大发雷霆,气得跟什么似的!”

“哦?是么?”慕轻歌眯眸,勾唇轻轻的笑,“或许她现在真的是在做着着什么有趣的事也说不定呢!”

慕轻歌觉得自己这话是挺带良心的,一点都没偏颇,毕竟被人埋在地上一个晚上,这样的经历应该没有多少人有,怎能说不有趣呢?

春寒听得不是很明白,见慕轻歌难得的笑了,虽然笑容怪怪的,不是像以前那种轻轻柔柔的笑,但是她到底是笑了,她还真怕她会因为段世子退婚这事想不开呢,见她不但不难过,还有心情笑了,就松了一口气。

“小姐,您说夫人是不是真的是背着姥爷去..偷情了?”春寒小心翼翼的问。

慕轻歌还来不及说话,门被人一脚狠狠的踹开了,接着一声暴喝:“孽女!你好大的胆子!”

{{qrcodeDesc}}

第{{chapterIndex}}章: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———  后续为付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继续阅读  ———

立即登录

———  后续为付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继续阅读  ———

购买:第{{chapterIndex}}章 - 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价格: {{bookDetail.buytype === 9?'本书需全本购买('+chapterPriceInfo.realPrice/100+'元)':chapterPriceInfo.realPrice+'书币'}}

自动购买 (可到个人中心{{userConfig.autoPurchase?'取消':'开启'}})

开通包月,免费阅读本书 余额不足,请充值
返回

{{bookName}}

{{isSubscribe?'撤出书架':'加入书架'}}
Aa- Aa+
默认 夜间 护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