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{chapterList[chapterIndex-1]['title']}}
由于版权方要求,剩余章节本站不得提供阅读服务,请点击下载追书神器app进行阅读。
立即下载

追书更方便,好书读不停!

微信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,享更多精彩内容!

微信扫一扫,继续手机阅读

继续在该设备阅读

点此退出阅读器

跳转至上次阅读进度?

第{{readRecord.order}}章  {{readRecord.title}}

取消跳转

追书提示

是否将本书加入我的收藏

不了加入

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第11章 011

各有算计

容赏院中,沈佳溪噼里啪啦的摔了一地的精瓷玉器,屋中婢子无不瑟缩在角落,不敢上前劝阻。

阮云沛一进来便险些被一只听风瓶砸个正着,幸而闪躲得快,否则保不准就会存了相。她眉头一攒,上前一把夺过沈佳溪手中的玉瓶,叱道:“娘知你心中难受,但你爹今日说的无错,先生教你的规矩仪礼,你学到哪里去了?”

“娘,您也骂我?”沈佳溪愣愣看着她,一脸委屈。

阮云沛见状叹了口气,牵着她走出狼藉的内室,苦口婆心的道:“你是相府的嫡出大小姐,是齐王府的未来王妃,你的言行举止代表的是相府,是你爹,便是再恼怒,也不该当着旁人的面发作!”

沈佳溪听及未来王妃几字,粉颊微绯,却也泄了几分愤怒,只是仍道:“可我一见那小贱人便恼得很,况且若不是她告状,昨日爹的生辰便该歇在您这,哪会便宜秋姨娘?”

阮云沛脸上有些挂不住,“娘的事你无需操心。昨日不管是不是沈灵溪告的状,娘也不会放过她,何需你亲自动手?”

沈佳溪呶了呶嘴,“上回不也动了手么?”

阮云沛瞪她一眼,“此一时彼一时,以前你爹根本不会在意她,自然任由我们搓磨,而昨日她在朝臣面前露了脸,于公于理,你爹都不会再让她出事,否则将大大有损相府和你爹的名声。”

“哼,那就这么便宜她了?”沈佳溪不甘心,“而且,上回她已经知道是您杀了她娘,她能不找我们报仇?”

阮云沛安抚的拍了拍她,眼中闪过一抹戾色,“你放心,娘自有安排!”

慕府。

暖纱掩映的角亭之中,慕之枫坐在玉几旁,闭眸轻叩几面,静静听着亭中另外三人的禀告。半晌,他睁开墨眸,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么说,你们也开不出这样的方子了?”

其中最为年长的老者掳须道:“此方极为精妙,老夫行医四十年,也没想过能这般用药。王爷,依老夫之见,您可以试上一试。”

此话一出,旁边的人立时反驳道:“郁太医,您此话未免儿戏了点,一则我等尚不知此方究竟有无作用,二则用奇毒之物当主药实是万分凶险,王爷乃万乘之躯,岂能轻易犯险?”

最后一人接口道:“王爷体内之毒早已入髓,我等十余年来用尽方法,也仅能压制住几分毒性,而王爷的内腑已经大受其损,再不尽快医治,恐生大惑。况且,此方先前我等已试验过,虽还不知具体解毒之法,但确实有所作用。依我之见,王爷不能轻易犯险,但也可依此方治疗。”

三人争持不下,慕之枫抬手打断了他们,“三位乃我南临国神医,跟随本王也有十余载,对本王的身体亦是最为了解。本王只有一问,若不尽快解毒,本王还有多久的寿数?”

三人面面相觑了下,还是郁太医回答道:“若不尽快解毒,恐怕只余一秋之数!”

慕之枫轻笑,“既然如此,还有何可争论的?三位随本王从南临来到玉凉,不也是为了探寻解毒之法么?”

三人不再说话,齐齐揖身应了声“是”。

摒退三人,慕之枫拿起玉几上的药方,字迹并不绢秀,却透着股沉稳利落。他缓缓扬唇,“沈灵溪,可别让本王失望才好!”

{{qrcodeDesc}}

第{{chapterIndex}}章: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———  后续为付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继续阅读  ———

立即登录

———  后续为付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继续阅读  ———

购买:第{{chapterIndex}}章 - 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价格: {{bookDetail.buytype === 9?'本书需全本购买('+chapterPriceInfo.realPrice/100+'元)':chapterPriceInfo.realPrice+'书币'}}

自动购买 (可到个人中心{{userConfig.autoPurchase?'取消':'开启'}})

开通包月,免费阅读本书 余额不足,请充值
返回

{{bookName}}

{{isSubscribe?'撤出书架':'加入书架'}}
Aa- Aa+
默认 夜间 护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