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{chapterList[chapterIndex-1]['title']}}
由于版权方要求,剩余章节本站不得提供阅读服务,请点击下载追书神器app进行阅读。
立即下载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支持正版,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
按住上方图片3秒
点击“前往图中包含的公众号”继续阅读
取消

微信扫一扫,继续手机阅读

继续在该设备阅读

点此退出阅读器

支持正版,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继续阅读

第{{chapterIndex}}章: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温馨提示

由于格式问题,该书籍暂不提供网页阅读,扫描如下二维码打开APP进行阅读~
如已安装,直接启动应用即可

跳转至上次阅读进度?

第{{readRecord.order}}章  {{readRecord.title}}

取消跳转

追书提示

是否将本书加入我的收藏

不了加入

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在前世,沈墨的眼神就是出了名的又狠又准。

在警校的时候,他的教官就告诉他:作为一个卧底,最主要的技能就是能够看见别人看不见的那些东西。

要想活命和破案,就要能观察到身边最精微、最细小的征兆,这样才能掌控各种事件的走向。

所以沈墨少年时,就曾经为此经受过艰苦卓绝的训练。

教官让他站在十字路口的过街天桥上,用眼睛的余光随时关注每一辆驶过十字路口的汽车。更变态的是,他要准确的记住这些车辆的车牌号码。

这种训练方式,如果你用眼睛死死的盯着看的话,不但只见其一、不见其余,而且还会活活把人累死。

这项技能,要求受训者的眼睛要像摄像机一样,随时随地把每一个细节记入脑海。当你需要应用的时候,就能把这些画面随时从记忆里调动出来。

沈墨参加的这个训练营中,所有的学员里面这一项训练做得最出色的那个人,就是他。

所以他当卧底的时候,即使是身处在狼群环伺之中,他看似无意的眼神一扫,就能把身边所有的细节都一一记住。

而这项绝技,就是身为卧底的沈墨,最拿手的本事!

就在今天,沈墨一眼扫过去,就发现被押送的那些伙计之中有一个人不对劲。

沈墨的眼睛并没有直接去关注他,而是似乎是在漫无目的打量着另一个方向。但是那个人的眼神和动向,却没有一丝一毫逃过他的眼睛。

这个伙计大概20来岁,长得獐头鼠目。他的一双小眼睛正在不住的四处乱转。可是沈墨却发现,这个人的注意力始终都在同一个地方徘徊。

那是院墙边的一处转角,位置比较隐蔽。那里的周围既没有花木,也没有什么出奇的东西。可是那个人的注意力,却偏偏始终集中在那一个点上!

“那里有什么?”在沈墨的心里,不由得泛起了一股疑云。

想到这里,沈墨用胳膊肘推了推站在他旁边的吕强。

“老吕,问问那小子的姓名。”沈墨不动声色的用眼神向吕强示意了一下那个伙计。

吕强虽然不明所以,但他还是按照沈墨的要求走上前去,径直来到了那个有问题的伙计面前。

吕强手里的铁链发出“哗啦”一声脆响,等到那个伙计一抬头,看见一个捕快迎面向他走来,他立刻就吓了一跳。

“叫什么名字?”吕强沉声问道。

“小的……张牛儿。”那个伙计的神色有些惊慌。

“东张西望的,乱看什么!”吕强怒斥了一句之后,上下打量了张牛儿一眼。

就在他们俩这一问一答的工夫。沈墨在旁边已经看明白了。

自己判断的没错,这个张牛儿,确实有问题!

就在张牛儿回答吕强问题的时候,他虽然神色惊慌,但是却依然抬起头来看了吕强一眼。

他看的位置,是吕强的眼睛!

精通审讯的沈墨当然知道,这是一个说谎者的本能。当一个人在撒谎的时候,他会不由自主的看向对方的眼睛,看看对方是不是被自己的谎言骗到了。

而这个张牛儿身为这间老店的伙计,他的姓名自然不可能撒谎。这也就是说,他刚才是在观察吕强,看看吕强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怀疑他。

或者是他想要知道,他面前的这位捕快吕强,到底知道了多少!

“那个墙角,到底有什么东西?”见此情景,沈墨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想道。

等到吕强回来以后,他看见沈墨没有任何表示,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上去就问沈墨,于是只好静静的回到了原地。

而在另一边,县太爷卢月已经验看了尸体,开始把万贺升老店的人从掌柜到伙计,一个一个的叫过来问话。

沈墨听他们的话茬儿,案发的时候是在昨天晚上。地上的芦席下面盖着四具尸体,都是居住在这里的胡商。

万货商店的掌柜叫穆青,看起来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。他和伙计都是一口咬定,案发的那天一整天都在下雨,客人们都各自躲在自己的院子里没有出去。

而他们,自然也没有顶着雨过来搅扰客人的道理,所以这里面发生的事情,他们一概不知。

卢大人问话的结果是一无所得,他也只好无奈的挥手,让这些人都退到一边。

然后,只见卢大人又吩咐了几句。不一会儿一个黄发碧眼的胡商就被差役带了过来,来到了县太爷他们一行人的面前。

等到这个人一开口回答卢大人的问话,沈墨的心里却是吃了一惊。

原来这个人,和地上死去的那四个胡商是一伙儿的。在案发的时候,他就在这个院子里!

……

只见这个胡商面色憔悴、神色惊恐。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被恐惧和担忧扭曲了起来。在卢大人的反复追问下,他才逐渐的把之前的经历慢慢的讲述了出来。

原来这个胡商真的是来自大食,他的名字叫“阿普”。他和死去的四个胡商一起,是在上个月的29日那天,在临安的涌金门码头上的岸。

除了阿普以外,死去的那个四个胡商他们的名字分别叫做:阿兰、若汉、莫尼亚和卢斯。

原本胡商在上岸以后,就要开始贩卖他们带来的宝货。但是这几个人上岸的时候却正赶上寒食将尽、清明节之前的几天。

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,这话一点不假。在临安这里,每年的这几天总是烟雨蒙蒙,今年也是毫不例外。

这些人自从上岸,住在了这间万贺升老店里面以后,就一直被雨水困在店里出不了门。

这些人远道而来,身体分外疲乏,却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休息一番。于是他们租下了这间小院子,买了些大宋的吃食和美酒,借着雨天在这里日日饮酒,只等着天晴了好出去做生意。

案发的那天,正好是清明节。

这一天,这五个胡商吩咐三元楼送来了杨梅新藕、蜜桶儿甜瓜、椒核儿枇杷、紫菱碧芡、林擒金桃儿等诸般时新果子。又有炙鹿肉、糟羊蹄、酿蛤蜊,豆蔻脆螺等下酒菜。

这几个人把大宋的好酒蔷薇露、十洲春等佳酿要了几坛来,依旧是在自家厅堂里饮酒,聊以打发时光。

他们所来的地方是现在的两河流域,就是伊朗和伊拉克一带,那里可是天气酷热干燥得很。所以临安这里细雨霏霏终日不断,对他们而言也算是一景。

这些人赏雨饮酒、胡乱闲谈、足足痛饮了一天。眼看着天已经擦黑,到了黄昏时分。

这些商人海道来回,风险极大。这次阿普平安到了大宋临安,眼看着获利丰厚就在眼前。他的心里也是分外高兴,于是这家伙就多喝了几杯。等天色到了这个时分,他已经是醺然欲醉了。

眼看着天就要黑透,酒席也差不多快要散了。阿普就起身就顺着回廊向着院门外走去,想要出去解个手。

“慢着!”

阿普说到这里,只见卢月大人猛然间喝止了他的叙述。

{{qrcodeDesc}}

第{{chapterIndex}}章: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———  后续为付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继续阅读  ———

立即登录

———  后续为付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继续阅读  ———

购买:第{{chapterIndex}}章 - {{chapterDetail.title}}

价格: {{(bookRealPoint && bookRealPoint.price && bookRealPoint.price.priceType == 'BOOK_BASED')?'本书需全本购买('+chapterPriceInfo.realPrice/100+'元)':chapterPriceInfo.realPrice+'书币'}}

自动购买 (可到个人中心{{userConfig.autoPurchase?'取消':'开启'}})

开通包月,免费阅读本书 余额不足,请充值
返回

{{bookName}}

{{isSubscribe?'撤出书架':'加入书架'}}
Aa- Aa+
默认 夜间 护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